[極短篇] 出嫁

作者:老密

  老人今天很興奮,他已經很久沒像今天這麼開心了,他感覺這輩子沒有比今天更精神了。 

  今天是老人女兒出嫁的日子。 

  為此,老人今天特別早起,把自己整理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連旁邊的老伴都受到影響,顯得特別開心。 

  看著睡眼矇矓的女兒起床開門讓新娘秘書還有化妝師到家裡來給女兒梳妝,老人不禁想起小的時候,愛漂亮的女兒天天纏著隔壁美髮店的美容師給他綁辮子,天天換造型,霎是好看。 

  --- 

  那時候女兒才二三歲,天天往美髮店跑,還有模有樣的模仿給客人洗頭的動作。回到家了,二話不說就讓爸爸躺下,有模有樣地拿了棉被當毛巾圍在爸爸身上,然後拿罐子在爸爸頭上比畫一下,然後用手在爸爸頭髮上搓揉,就好像在洗頭,最後把頭髮包起來讓爸爸起床。 

  這就算洗好了。 

  然後再洗一次。再一次。還要再一次。 

  老人晚婚,年過四十了才娶妻,生下女兒,然後是兒子。老人記得當女兒上學的時候,老婆兩手一攤,把孩子的學習丟給了自己,老人看著課本上的微積分,一臉無奈的看著女兒絕望的表情。 

  好吧,這數學不好看來是遺傳的,老人自然不可能因此責罵女兒,罵她不就等於罵自己。 

  高二的時候,女兒交了第一個男朋友,一直到畢業,兩個人幾乎天天溫馨接送情,除了不在一個班級上課,晚上不在一個家睡覺,其他時間幾乎兩人都膩在一起。男孩的數理不錯,彌補了女兒在數理上的空缺,而女兒也將男孩差勁的文科分數拉高了。 

  二人最終考上了不同的大學,一南一北。 

  距離,永遠是問題。男孩在第一年就跟一個富家女跑了,據說女孩的家裡很富裕,可以讓男孩至少少奮鬥三十年。 

  也許是五十年。 

  看著傷心的女兒,老人想去殺了那個男孩,可女兒不讓。最終老人氣呼呼地離開,讓老伴去處理。 

  不過老人知道,兒子偷偷去處理了,那天晚上兒子回來很晚,手臂上帶著瘀青,老人看到了什麼都沒說,拿了藥酒給兒子塗,那個月兒子多了一萬塊錢的零用錢。 

  一直到畢業,女兒都沒有再交男朋友。 

  直到認識了這個男孩。 

  --- 

  看著眼前的男孩,跟著女兒對老人夫妻行禮如儀,旁邊坐著的是親家公跟親家母,男孩對女兒很好,兩人爭執的時候總是先服軟,然後想方設法的哄著女兒同意自己的觀點。 

  看著眼前有不同意見的親家公跟親家母,老人看到親家公先服軟,然後換著方法捧著親家母同意自己的觀點,老人明白這是家傳的。 

  看著客廳裡的兩家人還有媒婆跟新娘秘書開心的一起聊天,老人的心情特別好,感覺自己彷彿年輕了三十歲。 

  不,應該有四十歲吧。 

  晚上的婚宴,因為老人的行動不方便,因此特別提早出門,就怕自己晚到影響了宴席的進行。 

  老人生肖屬虎,本來不宜留在新娘房中,但女兒心疼老人行動不便,堅持讓老人留在新娘房中。 

  看著新娘秘書忙碌地給女兒補妝換上第一套婚紗,老人回想起女兒跟現在是新郎的男孩第一次約會前的情景。 

  因為第一任男朋友還是高中時期,當時學校是禁止化妝,女兒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因此一直都是素顏。而後直到畢業開始工作也仍然保持素顏,因此當男孩約女兒約會的時候,女兒是完全沒有美妝經驗的。 

  老人清楚記得,女兒當時緊張的向媽媽求救,但老人一直認為老伴的美妝功力也不怎麼樣。總之兩人又塗又粉的弄了一個多小時,然後又花了一個多小時選裝,選好了裝又覺得與臉上的妝不合,因此又把妝洗了,又花了半小時畫了另一個妝。 

  直到約會時間到了才由弟弟趕忙開車送姊姊去約會地點,為了假裝毫不在意,聽說弟弟把姊姊載到最近的一條街,再讓姊姊自己一路假裝悠閒地走過去。 

  --- 

  宴席進行的很順利,婚禮主持人是弟弟的好友推薦的,好友的姊姊出嫁時就是由這個主持人主持的,主持功力不錯,整個婚禮進行得非常熱鬧。 

  看著女兒跳著熱舞,男孩對著女兒深情地唱著情歌,兩人甚至在台上鼓動其中一位伴郎與伴娘交往,據說兩人在後台排練的時候已然對看好幾次,都被旁邊的其他伴郎伴娘看到了。 

  最後女兒不分由說,直接通知婚禮主持人把拋繡球橋段給咖掉,捧花直接塞到伴娘手裡祝福她幸福。 

  整個婚禮現場所有人的情緒都激動到最高點。 

  老人笑著看著這一切活動進行。 

  宴席要準備上最後一道菜,開始有賓客提早離開,女兒帶著男孩,不,現在應該叫女婿了。女兒換好第三套婚紗帶著女婿先去門口送客,讓老人跟親家用完餐再去門口一起送客。 

  老人笑著點頭答應,看著滿場賓客,老人終於感到有點累了,眼睛閉起來,休息一下。 

  最先發現老人情況的,是老人身邊的看護,在確認了老人的情況後,按照老人最後的遺囑交代,默默地將老人的病床推到旁邊空著的包廂。